3d走势图乐彩网:


中誠信征信閆文濤:數據解讀能力是核心

金融的核心在于風險管理和風險定價,科技在賦能金融行業時,在這一環節“幻化神奇”尤為明顯。近年來,隨著個人、企業多維度數據量爆發,以及機器學習、云計算等核心技術發展,風險分析和信用服務的邏輯也悄然變化。信貸鏈條上改造空間最大的風控環節,成為眾多金融科技公司搶食的焦點。在這一領域,互聯網流量巨頭、數據公司、征信公司各顯其能,著眼點均圍繞破解金融機構傳統授信中的痛點。

作為最早一批進入企業征信和個人征信領域的市場參與者,在這輪大數據風控浪潮中,中誠信征信也正探索企業的全新定位。從信用評價到針對金融機構輸出綜合風控解決方案,科技改變了什么,沒有改變的又是什么? 在巨頭林立的賽道上,獨立第三方的ToB之路如何在挑戰下尋找機會?

在中誠信征信總裁閆文濤看來,中國金融服務體系改善關鍵要素之一,在于信用。以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技術為代表的金融科技正在改變著信用的表達、測量維度和評估手段??萍嘉薹ㄏ縵?,但可以量化風險。對數據解讀和應用能力的不同,是風險管理技術輸出類公司形成差異化競爭力的關鍵。

大數據風控并非改變傳統風控

《中國經營報》:近年來,行業內言必稱大數據,應該如何評估數據在信用管理中的意義? 中誠信征信逐步鎖定信用科技的發展定位,應該如何理解信用科技? 與大數據風控有哪些核心區別?

閆文濤:提出信用科技是希望把大數據和我們多年來對風險管理的實踐經驗結合起來,是一種數據和規則的結合。數據很重要,但并不是有數據就一定能做好風險管理,對數據的解讀和應用能力的不同,是風險管理技術輸出類公司形成差異化核心競爭力的關鍵。

從信用風險管理的流程看,可以把風險管理分為三個層次:一是風險的識別;二是風險的披露;三是風險的緩釋??萍己褪薟⒉荒芨謀浞縵?,但可以把風險量化。

大數據風控并不是完全改變傳統風控,而是豐富傳統風控的數據維度。歸納看,信用科技是借助大數據、機器學習、區塊鏈等技術接入信用風險管理的三個不同層次,并結合信用風險管理的實踐經驗,更高效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驅動信用評估的智能化、??榛?。

征信“注重來源與過程”,而風控“弱化過程、強調結果”。風控是征信價值體現的下一個環節,征信公司的業務模式之一是依據大數據提供工具化的風控服務。

《中國經營報》:通過創新技術來提升信貸投放的效率和覆蓋面,是科技賦能金融的重要應用點。信用科技是如何在貸前、貸中、貸后解決傳統業務痛點的?

閆文濤:以機器學習為代表的智能風控是整個信貸流程的重要進步。貸前主要是對借款人的還款能力進行評估,預測其未來逾期的可能性。傳統邏輯回歸統計模型的問題在于很難找到多個維度的特征與信用好壞的非線性關系,而多數的機器學習模型,則可以做到很好。

打個比方,傳統回歸算法只能識別10只長得差不多的白羊中的那只病羊,前提還要假設這群羊都在一個固定的位置?;餮八惴ㄔ蚩梢允侗鵂甘踔良赴僦話籽蛑械牟⊙?,這些羊分別在很多不同的位置,沒有相似性,假如走過來幾只黑羊,機器學習也可以通過工具識別出誰是病羊。

此外,傳統信貸風控對于貸中借款人的行為監控和反欺詐管理較弱,基于機器學習的方法可以實現以往依賴人工無法解決的風險實時抓取。貸后管理環節,目前主要使用機器學習算法對逾期用戶構建催收評分,實現差異化催收,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就目前我們自身和一家國有大行合作的實際案例看,采取智能化的方式建模,違約率從0.6%下降到了0.4%。

第三方征信不應有閉環生態

《中國經營報》:與個人消費金融相比,小微企業金融領域授信難點一直以來非常突出,產業互聯網轉型背景下,你怎么看待這一領域的市場需求滿足? 中誠信征信是否針對這一群體提出了解決方案?

閆文濤: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有多方面原因:財務不規范;無抵押品,擔保難;中小企業的信息大多是內部化、不透明的狀態。在傳統銀行信貸模式和風險偏好下,小微企業想取得授信難度很大。小微企業金融和個人消費金融相比復雜性更高,每家機構都在探索,目前市場上暫時還沒有小微金融做得比較好。

現在做小微金融的市場參與者主要有三類:第一類主要是圍繞核心企業授信的供應鏈金融,依賴核心企業的信用背書。第二類主要是阿里、京東一類的大型電商平臺,小企業在其閉環生態中積累了足夠的經營流水,可以作為授信依據。第三類是隨著產業數字化程度提高,一些機構依靠SAAS、發票、稅務數據來提高對小微企業經營風險的識別能力。

但小微企業的業務維度比較復雜。中誠信征信其實從2005年就開始做企業征信,在判斷企業風險時,對于年收入額在1000萬元以下的企業,企業實控人的信用權重占60%~70%,企業自身的信用權重占30%~40%。但針對30%~40%這部分的風險判斷,比單純消費金融的要難很多,這部分是各家競爭的重點。

每個行業特點不同、面對的行業周期不同、宏觀環境影響程度不同,較難標準化,都是定量和定性的結合,定量的部分可以大部分依靠數據模型,但定性的部分則更多依靠經驗。因此對這部分風險的管理需要“數據+模型+規則”,所謂規則就是對于風險的理解,基于機構對特定行業的經驗積累、特定場景的實踐。規則其實是模型設計指導的理念。

目前我們和泰州市政府、中國人民銀行泰州中心支行有一項合作探索,通過泰州市政府電子政務中心+中國人民銀行泰州市中心支行+中誠信征信有限公司(獨立第三方)共建的方式,建立一個企業征信融資網絡平臺,以大數據技術對企業進行線上征信評估,從而消除銀企之間的信息不對稱,構建貸前評價、貸中監控、貸后管理的中小企業信用融資完整服務鏈。

《中國經營報》:近年來,以BATJ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均在發力ToB業務,強化和金融機構合作,參與面向銀行的零售信貸獲客、風控,你如何看待這波ToB浪潮? 中誠信征信這類獨立第三方企業如何面對和巨頭正面對決,競爭策略和核心優勢是什么?

 

閆文濤:擁有閉環生態確實是互聯網巨頭的巨大優勢,數據就相當于做飯的原料,有數據好辦事,不管是做風控模型建設還是經驗積累都會事半功倍。中誠信征信一直以來的定位是獨立第三方,體系內不產生數據,靠的是廣泛采集數據和分析數據的能力。但獨立第三方因為不涉及利益沖突,客群會更開放,銀行金融機構合作的戒備會更小,以及多年來對信用評估和風險判斷的理解更深,這是我們在夾縫中競爭的優勢。

市場上有一種看法是,你沒有閉環生態,沒有在自己的信貸業務中檢驗過,你怎么證明你的模型有效性,這其實是一個悖論。這么多年我們堅持沒有“下水”,一方面是認為我們基因沒有這個優勢,一旦自身參與信貸機構經營就很難回頭了,另外我們也很珍惜“獨立第三方”的屬性,因為市場缺乏這樣的機構。拿塊牌子就放貸,對我們來講不是一個具有長期價值的事情,我們和銀行合作方式不是做導流和兜底性的助貸,而是幫助金融機構做模型搭建、提供智能系統、搭建風控服務體系,也會幫助他們做評分和數據服務。始終堅守中立、客觀、公正的理念,做市場認可的獨立第三方信用科技服務機構。

來源:中國經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