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开机号对应码:


信用體系邊界何在

地鐵霸座、進食被列為個人信用“嚴重違規”;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外放音樂被納入個人信用不良記錄;頻繁跳槽會影響個人信用……這些不是段子,而是最近一些地方公布的個人信用不良記錄規定。

作為“第二身份證”,近年來,信用在經濟活動中變得至關重要,并逐漸成為社會治理的重要工具。在信用體系建設上,我國還建立了全球規模最大的征信體系,征信產業發展也形成風潮。

但將乘車不文明行為等納入不良征信的案例似乎說明,不少人還沒有搞清楚,信用到底應該怎么用。

“信用體系的建設,有利于規范商業活動、降低交易成本、改善營商環境和發展普惠金融。但一旦擴大到社會層面,則應考慮個人信息?;?、適用范圍和經濟學規律等復雜因素,制定推廣政策要慎重?!北本┐笱Ы鶉謚悄苧芯恐行鬧魅沃砹跣潞1硎?。

金融先行

普遍意義上來說,信用體系以及征信等概念最早源于金融領域,相應的體系建設也一直是在金融行業范疇內。

早在1999年,中國人民銀行就開始建設個人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2007年國務院辦公廳出臺的《關于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若干意見》更是提出,金融業特別是銀行業是社會信用信息的主要提供者和使用者。

從此后的建設和使用情況來看,信用體系在普惠金融上表現出良好效果,尤其是2015年,杭州、南京、廈門、成都、蘇州、宿遷、溫州、義烏、威海等12個城市被確定為首批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示范城市后,大力推動普惠金融發展成為金融行業尤其是銀行業共識。

以成都為例,成都市農委聯合市財政局、金融工作局和人民銀行成都分行共同建立的農村信用體系平臺——以農戶、農企信用數據為基礎的“農貸通”平臺,實現了農業政策咨詢、產權流轉服務、融資供需對接、金融風險分擔、信用信息共享等多項功能,極大地改善了農戶及農企的融資環境。

浙江義烏同樣如此。義烏籍的企業主或個人申請貸款,只需提供身份證并簽署授權書即可辦理,通過“商城征信數據庫”就能查詢到該客戶登記在冊的相應信息,不僅比提供紙質基礎資料原件更精準、更便捷,也免去了信貸審查人員通過各種途徑核驗客戶信息的繁瑣。

“銀行現在正處于從‘抵押文化’向‘信用文化’過渡的階段?!幣邐諗┥桃懈斃諧ぶ煳爸宜?,在線上化時代,通過各類信用平臺精簡貸款調審的繁復流程,減少客戶身份核驗的種種不良體驗,已經成為銀行競爭和發展的必由之路。

無所不包

從近些年的實際操作來看,由于信用體系的建設重在連接政、銀、企三方,因此大部分地區的信用體系建設都由地方政府或人民銀行分支機構主導。

例如,義烏市信用中心由該市金融工作辦公室指導管理,承擔全市信用信息的歸集、整理、發布、使用和管理工作。義烏中國小商品城征信有限公司負責信用大數據平臺的建設維護,包括數據的清理、匹配、入庫,信用產品的開發運營以及“信用義烏”網站的維護等工作。

江蘇泰州也是同樣的路徑。新成立的電子政務中心(大數據局)負責數據采集工作,與央行泰州市中心支行共同啟動企業征信融資E網通平臺建設。借由這個平臺,政府實現了在線政策引導、精準扶持和信用建設、對風險企業進行重點監控、對銀行進行考核評價等功能。央行也可以在線進行征信管理。

但隨著征信體系的推廣以及信息技術、互聯網金融等新事物的興起,信用成為一個泛化概念,邊界無限擴大,滲透至道德、產權、政務、商務、司法等諸多領域。

比如在地方層面,由于國家信用城市示范創建工作的推動,一系列城市的個人“信用分”隨之大范圍流行開來。

前述首批12個示范城市中,有7個已經發布城市“信用分”或信用等級制度,如杭州“錢江分”、廈門“白鷺分”、蘇州“桂花分”、宿遷“西楚分”、威?!昂1捶幀?,等等。

這些個人信用分的應用場景遠遠超出了金融業范疇,擴展到了旅游、教育、醫療、租房售房、行政服務等領域。

厘清邊界

如火如荼之下,類似將不文明行為、跳槽等納入不良征信的尷尬案例時有發生,則讓不少人提出疑問。

人民銀行征信中心原副主任汪路撰文認為,本來不同性質、不同特點的經濟信用問題、誠信問題、違規及監管問題、犯罪及司法問題、食品安全問題、環境?;の侍獾鵲?,各行各業、各地方、全局或局部的幾乎所有社會問題都往“社會信用體系不健全”這個“筐”里裝。

在他看來,要防止“有朝一日建成了虛無縹緲的‘社會信用體系大廈’”,防止“無所不包”所造成的系統的、深刻的、長期的負面影響,防止隱藏在背后且不易計量的各種風險。各公共部門尤其是行政監管部門,要提倡更主動、更擔當、更有作為地履職。

義烏市信用中心副主任陳奇建議,可以法律為界限,法律明令禁止的行為可納入信用體系中。而那些屬于道德層面但法律法規并無明確規定的不良行為,可能不適宜納入其中。

一些地方政府也已經意識到了自覺控制信用懲戒邊界的重要性。

威海市《關于在全市開展“海貝分”個人信用積分的試行意見》提出:信用積分開展初期以正面激勵為主,充分發揮信用積分在引導社會良好秩序方面的作用,對信用級別高的群體提供優惠和便利;對有嚴重失信行為的,進行約束和懲戒時要做到依法依規,不能以信用積分為依據限制公民基本權利。

“義務增加,則權利也要相應增加?!背と僑∫皇行龐錳逑到ㄉ杼仄缸?、算話科技CEO蔣慶軍認為,比如若將企業環保排污表現納入社會信用體系,在環保相關事務辦理方面,就需要為表現良好的企業提供更便捷的綠色通道;再如若將公民交通守法行為表現納入社會信用數據庫,在相關行政事務辦理上,誠實守信的公民就可以獲得優待等。


來源:《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劉秋娜